许晴 在我眼中,没有性别之分

走进采访间,许晴面带微笑,随口叫出了记者的名字。

  在前不久上映的姜文电影《邪不压正》中,许晴饰演北平交际 花唐凤仪,虽然只有十几场戏,但这个人物 却让观众念念不忘。银幕上的她,风情万种又不失单纯 心爱 ,身处风尘却又独具风骨,假如 只是“朴素 的风流 是感动 不了人的”,她试图每场戏都发掘 出人物 不同的东西。

  在外界眼中,许晴的身体被消费成了一个“性感符号”。她说,这是对她的误读,她底子 没有性别观念,银幕上的风情万种都是为了人物 塑造的需要。

  而现实世界中,她更像是个孩子,坚持 着同龄女演员身上所不具备的“少女感”。关于 许晴来说,终身 都可以做少女。

  A 遇到好对手,就像演一场话剧

  接演《邪不压正》前,姜文给许晴打了个电 话:“晴,我们 一同 拍个戏吧!”此前,两人作为演员,合作过一部电影,一部电视剧。到姜文工作室的那一刻,机器现已 架好,灯也已支好。“我们 试试光?”许晴二话没说,“你说什么是什么”。

  许晴容许 出演唐凤仪的时分 ,并没看过剧本。直到开拍前三天才进行了围读,“其实那个就是个大约 ,围读完了就都交上去了。每天开拍前三分钟,才会给你那一页的剧本。”

  这种拍摄方式很大程度上需要演员的即兴扮演 ,许晴却很享用 这种过程。“率直 来讲,戏是什么?其实就是对手。人物关系就是一种对照,对照你自己,观察你自己,不是你站在那就是你自己。所以演员的对手太重要了。”

无论是在电影《邪不压正》、话剧《如梦之梦》,仍是 电影《老炮儿》(图)中,许晴都展示 着她本不具有的那般“风情万种”。

  在许晴看来,导演选的演员都是他心目中的人物 ,只需 咱们在一同 就是戏,“无需任何准备。”

  和许晴演对手戏最多的,是廖凡,并且很多都是激情戏。在《邪不压正》最早的一款15秒预告片中,许晴与廖凡一闪而过的激情片段曾引发观众的无限遐想。关于 许晴来说,这场戏很风趣 ,但她不认为是激情戏,她认为真实的 激情戏是发生在牢房的那场戏。那场戏是朱潜龙(廖凡饰)挟制 唐凤仪告知 李天然(彭于晏饰)去向,唐凤仪从台阶上走下来,来到朱潜龙的地牢,看到被刑讯逼供的监犯 。朱潜龙让其下跪,然后又将其推到墙上,用手掐住唐凤仪的脖子……

  “这一场是肯定 的激情戏,我们两个演得特过瘾,就像演了一场话剧。”

  在许晴眼里,廖凡是一个好对手,十分 风险 、十分 张狂和激情。拍摄之前,她特意吩咐 廖凡,“待会儿你就真掐,我会真的反抗。”成绩廖凡这场戏演得出奇的好,再多一秒许晴差点就死了,但她就是舍不得喊停。“与其说是舍不得,不如说是我完全忘掉了。演员遇到这样的对手,太有魅力了。”这场戏特别长,“但是 很怅惘 ,电影中只保留了一点点。”

电影《邪不压正》

  B 姜文其实很懂女人,比我还懂

 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,《邪不压正》中风情万种的唐凤仪和许晴很像。

  许晴却说,那是对她的误读,“这个人物 是我演艺生涯里边 最‘不许晴’的一个,但是 我喜欢这样的反差、极致。”

  在原著《侠隐》中,唐凤仪不只 美,还风流 ,男主角李天然看到她穿戴 镂空拖鞋的脚,“涂鲜红蔻丹的脚趾甲,像五粒大大小 小的红豆,上下颠动。”这个人物 在小说中更多地承当 了“北平之花”的功用 。

  出演之前,许晴故意避开了原著,因为有一个条件 设定会让她在塑造人物 时发生 杂念,她更期望 呈现导演心目中的唐凤仪。

  “姜文特别懂女人,乃至 比我还懂女人,他能将我身上没被发掘 出来的东西展示 出来。”

  刚拍摄时,姜文就对许晴说,我要的唐凤仪是每一场戏都不一样。这也是许晴觉得最有意思的当地 ,虽然仅有十几场戏,但是 每场戏都很重要,面对李天然时的风情万种,与朱潜龙的爱情关系中展示 出一种单纯 ,向关巧红(周韵饰)通风报信时又有一种仗义。

  许晴享用 人物 的塑造过程,“这是作为演员的幸福,让你有这个空间、土壤去展示 ,朴素 的风流 是感动 不了人的。”

  片中,有一场“鸿门宴”的重头戏,朱潜龙扇了唐凤仪一巴掌,没多久,唐凤仪还给他四巴掌。许晴说,这几个巴掌就能够 体现两人的情感关系,唐凤仪在世人 面前会给自己爱的男人足够的面子 ,但当她遭到 侮辱时,也是有风骨的,反抗也是有力气 的。“她给的那几巴掌,一是在表达自己的愤恨 ,以及对他的反抗,另外一 方面也是在救他,因为当时朱潜龙因为打女人被饭店老板警告 。”

  这场戏足足拍了三天。

话剧《如梦之梦》

  C 结交 之道,无需性别关系束缚

相关阅读